格格党 > 玄幻小说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725章 夜船诡话
    关都的海域非常的广阔,就地区面积而言,版图上属于关都一块的橘子群岛,面积大小就不比阿罗拉地区的主群岛要小多少。

    橘子群岛在地方上有时候又被称为橘子地区,在名义上是属于关都的一部分,其实它的地位相当于一个自治地区。

    而在关都海域,这样的大大小小群岛其实还有不少,但比较知名的就只有橘子群岛,因为热带气候以及丰富的物产,令到橘子群岛养活了相当数量的人口,以及关都和城都地区的大多数水果都是从橘子群岛进口的,光是这一方面就替橘子群岛每年都挣来大量的经济收入,更不要提当地出名的旅游业了,有海上冲浪潜水以及各种岛屿和洞穴的观光探险等等。

    在风和日丽的这个十月初,一艘并不大,像间小平房的渔船,而其它许多的渔船一样,在这个季节里,它们陆续不断的在每一天的各个时辰段不停的出现在码头岸边。

    船老大熟谂的和码头管理人打了个招呼,干这一行的大多数都是本地人,世世代代,不是在家里有片果园树林,就是出海捕鱼。

    “咦,这个年轻人我怎么没见过,你们在路上招人了吗?”

    码头管理人好奇的指着一个,即使是在海上航行归来,相对普通渔民水手来说依然称得上皮肤白皙的俊美少年,他对于自己见人过目不忘的记忆力,一向很自豪。

    “哈哈哈哈!”船老大豪迈的大笑起来,说道:“你看这小伙子细皮嫩肉的,怎么可能是我们招的新人,人家可是海上落难的公子哥,合众人。”

    船老大听了之后瞪大了眼睛,虽然海上就落难人员的事情并不罕见,不过是依然每一次听都会觉得很有意思,因为在茫茫大海中能够恰巧被救起,这本身就是一种不得不说的奇迹。

    被救起来的这个少年,正是梧桐。

    几天前,他并没有被直接传送到船上,而是被传送到附近的海水里,还呛了好几口海水,不过还好船就在身边,大声的喊一下,别人想无视他都不行。

    一个地方有一个地方的风俗,而对于这座叫做平安岛的岛屿的渔民们来说,他们出海后回到岛上的第一件事,并不是赶紧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和各抱各老婆孩子,而是先在船老大的带领下,一群人先去当地经济能力范围允许内里的饭馆,一起吃一顿和岛名相呼应的平安饭。

    这次梧桐作为从船上回来的人之一,当然也是加入了其中。

    只不过作为不需要出海打渔为生的社会阶层,梧桐也向这些怎么说都算是救了他一命的渔民们去了当地最好的饭馆,直接点了三大桌满满的贵菜,吃的所有人都是肚皮浑圆撑得慌,去了好几遍厕所。

    酒足饭饱之后梧桐在当地的旅馆住下后,首先就是给伊娃打个电话报平安,从某种角度来讲,这个他朝夕相处了一年多时间的女孩,俩人不是完全是这个时代的人,有着在天然亲近的标签。

    虽然没有说过任何的承诺,可是以梧桐的性格,在这个世界上,值得他出这一趟海的人,还不超过五指之数。

    “不过也算没有白跑一趟,还是弄到了点有用的信息。”

    梧桐洗完澡后,坐在旅馆房间外面的阳台上的木藤椅,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的总结。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那只是蜡笔,虽然对他挺不错,但是对于梧桐这种性格的人来说,施恩于过,反而会让他觉得对面是有所图谋。

    他一直认为世界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恨,也没有谁会喜欢平白无故给予他人恩惠。

    时拉比这次留下的东西不仅仅帮他逃过了那些鬼东西们的袭击,并且还在事后传送他的时候,把他送到的这一艘船上,有着一些有趣的东西。

    普通人会觉得是巧合,而梧桐则觉得与其说是巧合,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有所关联的刻意行为。

    因为在这艘船上,他听到一些传闻。

    非常巧的,这个传闻正和时拉比们有关,但故事的主角却不是活物。

    就像许多大海上,那令人向往的传说一样,这也是一个听起来像是海上恐怖传说的故事,可是从渔民和水手们的谈话中的一些细节,梧桐却认为极有可能是真的。

    大多数海上群岛生活的人们,由于地区间封闭的原因,即使是在现代,仍然保留了相当多原始古老的习俗,如果有人类学者愿意研究这些东西的话,他们尽可以写成并出版一本厚厚的书,只可惜的是大多数人类比起研究他们自身,对研究神秘的精灵更加有兴趣。

    梧桐所了解到的这个海上传说,它就是与这平安岛一带的海岛群的某种古老习俗有关。

    在这一带,人和精灵死亡之后,有两种埋葬方式,一种被称为天葬,另一种被称为地葬。

    天葬为那些被确认为自然死亡的人和精灵们准备,他们会被装进一个像船一样的棺材里,然后送到海上自然的漂流,就像他们顺应天使的死亡一样,在此后他们也顺应这种自然的葬礼。

    另外一种地葬,是专门为那些非自然死亡的人和精灵们准备的,比如生病、海难、风暴、海啸、野兽袭击等等意外死亡的事件,当地人认为这种死法的人和精灵,是有怨气的,不能进行天葬,否则会触怒海神大人,于是在很久以前就有传统,地葬的人都会统一埋到附近指定的某座“木影岛”上。

    其实这个木,应该是坟墓的墓,梧桐尝试两不同世界的语言翻译了一下后,才明白过来,原来这个世界的人也一样会用谐音字来替代一些不吉利的字眼。

    船员们是在晚上讲的这个故事,因为他们回归航线当天夜里,正好经过平安岛附近一片海域的唯一指定木影岛。

    他们似乎是有意想要吓吓这个合众的公子哥,在甲板上绕着一团的时候,都试图用阴森口气来加强氛围。

    “最初的木影岛建起来的时候,那就只是一座面积比较大的荒岛,然后随着不断的有人和精灵被埋葬进去,一片片的墓区被建立起来”

    “在当时的群岛之主下令兴建的那一代,等他到了晚年的时候,儿子上位,木影岛就开始发生了一些异变”

    “也只有那位靠着杀戮七海的曾经海盗王的群岛之主,他的煞气才镇得住吧,因此他的儿子一上位,那木影岛的怪事就频频发生,先是岛的四周海面,每到晚里和清晨,雾都会变得特别浓”

    “过了一段时间,一些经过的船只都会发现,海滩边时不时会有一些只剩下了尸骸的水族精灵,像常见的角金鱼和墨海马之类的”

    “又过了一段时间,更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即使是大白天,木影岛的四周也被淡淡的雾给遮住了,在海上的时候,有时候远远的根本看不清,只有船只驶到附近了,才会发现它的存在”

    “在那时候,木影岛上已经看不到活的精灵,四周海域能看到的水里的精灵也越来越少”

    渔民们讲得越来越离奇和恐怖,他们看着这个合众少年,发现他坐得端端正不在此列的,脸色如常,似乎一点儿都没有被吓到。

    “死人了!”

    有人突然提高了音量,没吓到梧桐,倒把附近的同伴吓了一跳。

    “呸呸呸!是归海!年轻人不会说话,海神大人多多见谅啊!”

    一名老渔民赶紧给这个想吓人的年轻渔民一个响亮大嘴巴子,然后摁着他的头,朝着西方虚空点了三下。

    梧桐觉得这故事挺有趣的,平时无论是这个世界还是另一个世界,他都很爱看书,无论是小说还是杂记或者只要是故事形式的信息载体,他都能津津有味的欣赏。

    年轻人发现是船上资格最老的“老爹”出手发话,他只能委屈的捂脸,连报复的心思都没有,在海上,老渔民的经验是非常宝贵的,有时候他们一句话就能救下全船人的性命。

    “你们这些年轻人啊还是我来给你讲讲吧。”

    绰号老爹的这个老人,白须白发,但是身子骨依然很硬朗,每天一壶酒雷打不动,此时说话虽然是叹着气,可依然听着中气很足,他目光看向海那边一眼,正是木影岛的方向。

    “岛升灰雾,生灵死绝,其实当时预兆已经很明显了,可惜大家都觉得这只是死人多的地方,也许本应该就会有的现象,虽然后面前去埋葬人和精灵的送葬队们都害怕,可是延续几十年的传统,大家都觉得不会变直到某一天,一群人消失得无影无踪,事情才开始闹大了。”

    老爹不知道哪里摸出个烟斗,吧嗒的点着了火,深吸一口气,吐出个大烟雾,用手画了个岛的形状。

    “一群人后,又是一群人,再接着,人们害怕了,岛民们请了不少实力强大的训练家,那会儿还是叫魔兽使,也有叫英雄和勇者什么的,反正就是那个意思,很强的家伙就对了,可是他们也没几个活回来的,侥幸活的一些,大多数是疯了,嘴里只会嚷一些让人害怕的怪话,而仅有几个看上去正常的,也是沉默寡言,连别人打他们,他们都不愿意谈那些话,整天都像石头一样睁着眼睛发呆。”

    “事情闹得大了,岛主听说了之后,因为这影响到大家们日常生活了,因为家家户户总是有人每天在死去的,所以他就让一支军队去了,但这一去,就是彻底坏事了。”

    老爹收拾了一下烟斗的渣,一边继续说道:“没了,都没了,一支军队也没了,当时的木影岛已经是方圆几海里都是雾,而且在夜里,还有人能够看到海上有光,走近一看,如果看到一些人和精灵在海上走的话,要马上逃跑,不然第二天幸运的话,尸体就还能被发现完整的。”

    “我想问一下,后面有没有尸变的剧情,就是说那些失踪或者确认死了的人,像活人一样手脚能动的站起来了?”梧桐突发奇想,该不会后面还有丧尸剧情吧?

    “你怎么知道!”老爹瞪大眼睛,喝了一句。

    不过他仔细看对方,还真是瞎猜的,老爹不等少年解释,就自嘲一笑,说道:“还真让你蒙到了,听说那个时候,这一带变得非常恐怖,一些没了的人活着回到了他们家里,把他们家里人都吓坏了!”

    传说故事说到这里,在这夜风冷冷的夜里,突然一阵大风吹过,船却没摇晃,可是油灯,却几乎灭了,还是老爹赶紧用身体护住,这才没事。

    “这风,好像是从那边吹来的”

    不知道是谁说了这么一句,全场所有人身体都僵住了一刹。

    “算了算了,都这么晚了,我先回去休息了啊。”

    “我也喝了不少酒,去上一趟厕所。”

    “”

    这些渔民莫名心里有点发虚,加上的确是夜深了,也就没有人不合时宜的戏谑别人胆子小的之类的话,都是纷纷约伴或者独自匆匆回去了。

    只有几个人没走,要么是守夜的,要么是胆子真的很大的。

    “你不怕?”

    老爹看着没走的梧桐,先怀疑的目光看少年裤裆,发现没湿,这才确定对方不是被吓坏了,看向他的目光,才好了不少。

    胆子大的人,总归是更容易得到别人好印象。

    “心里还是有点怕的,因为见不到,估计要是真看到的,那时候反而不怕了,要是有什么东西想找我摸摸,那就先得问问我的精灵同伴们答应不答应了。”

    梧桐笑了,拍了拍身边蜷着尾巴依偎着的伊布,它此时眼睛也在夜里微微发亮,听得主人这样说,顿时自傲的“伊布”的叫了一声,表示它会保护自己训练家。

    “那你可比那些胆小鬼们卵大多了,小伙子有前途!”

    老爹也笑了。

    “不过的确挺晚了,明天还要早起锻练,那么老爹,我也去休息了,明早见。”

    梧桐起身打了个招呼,路上刻意把背挺直了些。

    没别的,还好他穿着两件,一件白色的内棉和外面的黑色丝绸薄衬衫,应该看不出来有点儿湿的背。

    梧桐又不是没心没肝,刚才也是多少被惊吓到了,只是惊吓程度不高,并且以他的高理智值很快就承受住了打击恢复正常,比其他人表现好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