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 覆手 > 第三百七十一章 神仙打架
    大家对烈焰的信誉还是比较信任,虽然有一些猜想,但是也没有人有太多不满。这时候老头子小野站起来:“奖金是小事,烈焰游戏公司主办的游戏应该力求公平对吗?”

    司仪点头:“当然。”

    小野道:“我认为烈焰几天前提出的信息是假的。”

    司仪问:“指的是警方找到的远征头发一事?”

    小野回答:“没错,我相信警方内部已经有共识。这条街有很多外国酒吧,是警方重点巡查三非的一条街。作为首号通缉犯远征竟然会出现在这里,并且快撞上检查点才突然逃跑,这并不符合远征的人设。所以我认为烈焰故意给出误导信息。根据我的猜想,烈焰在保护远征。也就是说,我们和警察在根据烈焰提供信息寻找远征的时候,远征正在其他地方安全的进行了手术。你把我的话转告给你们的老大,问爷死还是诺。?”

    司仪点头:“我一定会转告,明天十点之前给小野先生你回话。”

    小野道:“你们也不用太高兴,李课长愿意参加烈焰游戏,显然是有所准备。因为李课长参加游戏,你们未必敢进行手术,你们不知道警方到底掌握了多少信息。从刚才突发事件来看,烈焰遭遇了打击。烈焰的死敌鬣狗化整为零,很久没有消息了。如果我没有猜错,应该鬣狗给了烈焰致命一击。所以我觉得在邮轮上再呆下去也没什么意思,如果方便的话,帮我准备明天回大唐的直升机。”

    小野补充一句:“让我们明天回去,说不准在最后三天时间内,我们能抓到远征。现在就看烈焰敢不敢放我们回去了。”

    这老头有意思,说的基本都对,并且顺便挤兑了烈焰。烈焰明天只能放人。一场原本被烈焰掌控游戏因为放人全面失控。从小野的气势和态度看,他已经掌握了一些远征目前的线索。不过小野认为在游轮上依靠烈焰是不可能抓到远征的,要抓远征就必须避开烈焰。小野认定远征和烈焰是一伙。

    桑尼观察发现,曹云和李墨两人看小野是敬佩的眼神。由此而知,这两人早就知道这些信息。

    桑尼举手:“我明天也要回去。”明天回去后还有三天时间,自己就不相信挖不到远征的线索。好吧,自己相信。但是桑尼信小野,回去没什么机会,不回去根本没机会。

    曹云:“我随便,大家都走我也不好意思留。”

    一时间各人纷纷表态,均表示回陆地后继续游戏,以他们自己的方式继续游戏。

    烈焰毕竟家大业大要面子,加之受限大联盟规则,并没有阻拦玩家们回各唐。李墨向各玩家发出邀请,他表示可以为大家提供警方资源,希望大家能把游戏继续到底,将远征抓捕归案。最终所有玩家全部去了东唐。

    东唐一切都很平静,但到了搜查一课的侦探和律师们才知道,搜查课抓到一条大鱼。东唐传媒之王王传在四天前被捕,其涉嫌团伙犯罪,绑架罪,挟持等高达八项罪名。简单来说一句话,王传是烈焰法官之一。

    鬣狗出钱,知更鸟毫不犹豫一刀捅在烈焰法庭的身上。根据知更鸟信息,烈焰法庭的资金通过两家银行和七个洗钱公司,在一共九个国家的账户流动。直观点解释,烈焰支出很高,需要金钱支撑,金钱来源于正当合法收益的金钱。要把黑钱冼白难,要把白钱洗黑也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王传海外投资一个项目,项目方亏损或者破产,导致王传的白钱消失,通过项目转变为黑钱。黑钱由项目方转入另外一个国家的公司,钱就是被这个公司黑了。项目方报警,通过法律渠道解决。可惜项目方的国家和这个国家没有司法来往,导致这钱就这么没了。

    这一步是将白钱变黑。

    这时候需要对接,比如烈焰要租赁海狗号邮轮,烈焰游戏公司成立,黑钱怎么进入烈焰游戏公司呢?进行海外投资。国人通过国离岸账户朝国的烈焰游戏公司投资一千万,烈焰就可以将这笔钱花掉,表示没有收益,亏损多少多少钱。账单也有,租赁海狗号几天花费了多少钱等等。

    这一步是公对公,很难查。

    最麻烦是个人奖金和酬劳。假设是公对公,烈焰游戏公司被确定是犯罪团伙,国人没事,在未确定烈焰性质前,他投资烈焰行为是合法的。如果烈焰游戏公司直接向曹云账户打酬劳。相当于曹云从烈焰游戏公司犯罪中牟利。罪名是否成立两可,麻烦肯定是有的。

    这一步就是黑冼白,曹云必须进行投资,才能获得合法收益。比如曹云投资某国连锁咖啡厅,咖啡厅做假账,每天盈利一万美元,十家咖啡厅就是十万美元,曹云作为投资者就可以拿到分红。咖啡厅盈利交税之后落到曹云口袋里的就是白钱。

    咖啡厅非正常盈利,正常情况下是会被调查的。但前文说了冼钱天堂指的就是只管收税,不管其他的一些国家或者地区。他们不理会自己本国的咖啡厅是不是每天有盈利这么多,他们只知道盈利越高,缴纳的税金就越高。一旦他们将这笔收益收税,等同官方认同为合法收入。

    在知更鸟的帮助下,之前王传的海外账户和烈焰法庭的帐号出现了间接关系。知更鸟提供证据表明,海外一家公司,一家银行的账户与流水表明王传的钱流入烈焰法庭账户中。烈焰法庭用这个账户租赁了海狮号。

    这种案子虽然抓到了人,但是要真正审理下来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检方更趋向于王传认罪,转为污点证人。王传的律师认为,警方已经获得了关键性的帐号流水等信息,无法销毁罪证,虽然要将王传送进监狱需要比较漫长的国际刑事交流上的扯皮,但也只是时间问题。

    目前王传还未决定是否转为污点证人。

    对检方来说,好消息是王传没有拒绝交易条件,就代表王传很可能同意交易。坏消息是曹云曾经从竹那边获知的信息,五名烈焰法官中有两名是凯子,曹云相信王传就是其中的凯子之一,而并非烈焰核心三法官之一。

    鬣狗这次反击波及的人和事非常多,大联盟两家商户涉及其中不说,烈焰资金渠道基本瘫痪。最要命的是,王传即使是一名凯子,但是他一旦成为污点证人,那么烈焰犯罪形态、内部分工结构将被确定,烈焰将成为第一家被正式确认为犯罪团伙的大联盟商户。一旦烈焰被确认为犯罪团伙,要么退出大联盟,要么大联盟将被认定为犯罪团伙。

    以前说大联盟怎样怎样,但是并没有证据确认大联盟是犯罪团伙,对大联盟也没有明确定性。是一个名字?是一个团队?还是一个中介机构?负责人是谁?主营什么生意?

    另外涉案的大联盟两家资金类商户会不会被本国调查?一旦被调查会不会拔出萝卜带出坑?

    这时曹云才理解为什么烈焰要撤离旧址,烈焰法庭原旧址在东唐,其所有绑架,杀人等行为有东唐作为主体来追究。诸如现在烈焰搬到公海邮轮上,即使邮轮发生一些事,东唐也无法插手。

    警方能定性烈性为犯罪团伙,恰巧就是烈焰在旧址时候犯的案。

    另外王传本人被捕也会引发东唐地震,王传是天下娱乐大股东,是电视一台的老板。王氏集团有三家子公司在国内外上市。

    鬣狗以夷制夷的战略取得了巨大的收获,不仅瘫痪了烈焰的业务,更是把烈焰推到悬崖的边缘。

    这是鬣狗和烈焰的故事。

    一干玩家从邮轮回来后,李墨已经让人包下一课附近一家大酒店的两层。李墨向所有玩家许诺,会提供技术和资源上的便利,以便大家抓捕远征。游戏规则几乎和烈焰游戏类似,区别在于奖金少了一位数。

    同时李墨也向大家介绍了目前烈焰和鬣狗的情况,李墨表示无论远征隶属鬣狗还是烈焰,目前都不是双方关注的焦点,现在是抓捕远征的一个极好机会。

    相比烈焰,警方资源非常强大。找酒店,能列出所有登记在册的酒店,同时能根据自己筛选的条件,找到自己想找的目标。由于酒店等属于公众信息,不需要检方授权,侦探玩家们通过警方系统就可以轻易获得自己想要的公众信息。要调查住客就需要授权。

    另外每一位玩家都有警员陪同,警员会帮助玩家接入指定交通摄像头,甚至是读取录像资料,以方便玩家分析比对。

    远征怎么抓?和庭辩情况差不多,首先需要一个切入点,或者说必须要有一个切入点。目前唯一的切入点只有远征需要动手术这个条件。但是烈焰出事,远征手术有可能推迟,耽误一两个星期对远征来说没有太大的关系。

    加之远征通过烈焰知道玩家们在利用警局资源搜捕自己,做手术的切入点因为打草惊蛇,基本上已经没用了。

    桑尼站立在电视机前,他已经站立了十五分钟。一课提供的硬件不如烈焰,电脑是酒店客房自带,卡到卡萨布兰卡的老机器。技术人员用个人手机匹配宾馆电视,等同用自己手机工作。

    曹云算是一课,他有特供可乐。自从有钱后,曹云对可乐就很纠结。曹云只喜欢喝几口冰镇可乐。没钱时候可乐当宝喝。在很有钱情况下,曹云是喝两口就扔掉。每次扔半罐可乐,曹云都能油然而生一股土豪感。

    曹云开可乐,喝了一口,爽!扔垃圾桶,坐沙发扶手:“这幅静图你看了很久了。”

    是东唐俯视图,准确来说是东唐西城郊的东唐西山森林公园。这是一片大山脉,山脉中一座名叫西山的山被现代建筑所环绕。市政厅投资将西山建设成供人散步,运动,休闲和娱乐的一座森林公园。也不算大开发,只是在西山中建设了几条道路。

    环绕西山山脚的西城郊一共有六个社区,人口超过十万人,是东唐四城郊中最繁华的一个地点。这里本是一个人口较大的乡镇,因为城市扩张的原因,成为了东唐的一部分。按照道理来说,城郊房价会比较便宜,事实大概如此。唯独是西山这片城郊地虽然距离城市中心不近,但是价格仅低于东唐市三区之内的商品房。

    桑尼巍然不动,道:“远征的背景是一名士兵,特种士兵。他这种特种士兵并不是外界所想的全能战士。他们有自己的擅长区域。丛林,湿地,沙漠,城市,海岛。”

    特种不对也有很多类型,其中有一类为渗透型,这类士兵应该是系统中最牛的。但是因为环境的原因,熟悉沙漠的渗透型士兵未必会熟悉丛林渗透。高海拔的雪山和湿热多虫的热带雨林完全是两个世界。

    综合型士兵比较突出的代表是伞兵,扔哪里都行。不过伞兵并不讲究单独作战,在空降之后,他们第一个任务就是集结,形成小队乃至集团战斗力,严格来说不能算是特种不对。

    美国佬插手南美毒市,其中最拿手的绝活就是特种不对渗透斩首。或者是用远距离狙击,或者是红外定位呼叫捕食者无人机,一发导弹收工。

    远征就是其中一支斩首队的队长,因被导师所坑,导致自己的士兵被包围,几乎全军覆没。这也是远征攻击人员的原因,远征希望能引出导师。

    桑尼喝过洋墨水,介绍:“美国佬这些大兵能混到海豹就已经很牛,能混到斩首队去,是精英中的精英。斩首队的军官都是万中挑一的士兵。这类士兵通常年纪比较大,少见三十岁以下,也有四十五以上的作战人员。这个时间段的人不仅身体,脑力,体力处于巅峰状态,最重要是他们累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

    桑尼道:“远征擅长山脉渗透,背景资料中有这么一个例子。他率领五人小组翻山越岭一百公里,在毒鸟一处安全屋两公里外等待了一个月最终等到了毒鸟出现。这代表什么?代表远征小组在深山老林里能自给自足,并且在一个月后还能保障小组作战体力。”

    桑尼:“我不认为远征会完全信任烈焰或者鬣狗,远征的舒适地是山林。在山林内他就是兰博。”

    曹云问:“你认为远征粤语之后,就一直住在西山山脉中?”有病?森林热爱症?城市便利恐惧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