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 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 > 189章 物以稀为贵
    南牧笙握着宇文棠的手回过头来,不慌不忙的摘下自己面上的薄纱,顿时,堂内一片惊叹之声,所有人倒抽一口冷气。

    “哇,好美!”

    就连刚刚那些凶神恶煞的官兵,此刻也难以回过神来,长大的嘴都不知道该怎么合上。

    潘妈妈见状,更是如获至宝一般,虽然明知道这姑娘不是她店里的,但这样的美人,她又怎会放过。

    南牧笙讨厌这种被人观赏的目光,以前他是太子身份的时候,没人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看他,如今成了俘虏,连这种不三不四的人都敢赤.裸裸的将目光投向他。

    满腔的怒火南牧笙也只能暂且压下,理智逐渐占据上风,如今的他武功施展不开,还带着宇文棠,实在不宜硬碰硬。

    从潘妈妈的眼中,南牧笙看到了金钱的欲望,这个时候,潘妈妈只会尽全力护住他这颗摇钱树,于是南牧笙憋了另一种音出来对潘妈妈说道,

    “我身子不舒服,先带着妹妹上楼去休息了!”

    潘妈妈连忙点头,配合的天衣无缝,“嗯嗯,快去吧!”

    等南牧笙上了楼,进了房间,那些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连那些姑娘,都看直了眼。

    一月后,春满楼在当地名声大噪,只因出了一名叫笙笙的花魁。只是这笙笙卖艺不卖身,常常以薄纱遮面,但光是露出的那双桃花眼,就足以让无数文人雅士慕名而来。

    “今日笙笙一曲弹完,各位想听曲的,明日再来!”潘妈妈亮出嗓子一嚷嚷,紧接着楼下一片叹息。

    看着无数人唉声叹气,潘妈妈皱了皱眉,去了南牧笙屋内。

    “小祖宗,这么多人慕名而来,白花花的银子送上门来,你好歹多弹一首啊!”

    “物以稀为贵,若多弹一曲,那就没什么稀奇的了!”屋内南牧笙坐于七弦琴后,依旧蒙着那块半遮面的薄纱。

    潘妈妈一想,也是这个理,“笙笙啊,你看那个吴员外对你一掷千金,你能不能让他见一面你的真容?”

    在南牧笙面前,潘妈妈被吃的死死的,完全强硬不起来,所有的事她都是用商量的语气。

    “不见!”

    南牧笙一如既往的一口回绝,让潘妈妈心在滴血,“笙笙,那卢县令可是当官的,要不你就与他见一面就好,这样,我们春满楼有他罩着...”

    “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南牧笙一句话打断了她,“这里的大夫无用,就去外地请,我给你挣的那些银子不少了吧!”

    后半句,南牧笙几乎是咬牙说出来的,若不是他武功没恢复,他至于窝在这么个偏僻的地方自取其辱吗?

    可是要离开这里,恢复武功是关键,至于远在长安的南乔,他不能去找她,也不能写信,这个时候宇文墨肯定派了不少人盯着南乔,只要他一透露自己的线索...

    这日,习惯女装的宇文棠活蹦乱跳的上了楼,进了南牧笙的房间,如今的宇文棠被他倒腾的越看越像个小姑娘。

    不知为何,南牧笙有一瞬间的恍惚,似乎看到了南乔小时候。

    是的,他在帮宇文棠装扮的时候,就是按照南乔小时候的模样给他穿衣梳头的,所以偶尔会有这种错觉。

    “妹妹,过来!”

    今日的南牧笙看他的目光异常温柔,宇文棠自然能感受的到,过去之后,南牧笙摸了摸他的小脑袋,“妹妹,想回家吗?”

    宇文棠聪明的提醒道,“哥哥,这里又没外人,你这么一直喊棠儿妹妹,棠儿会难为情的!”

    南牧笙恍惚片刻后微微一笑,“在外人面前喊习惯了,有时候就叫错了。”

    说着,他拿出一些零碎银子,放在宇文棠掌心,“你不是喜欢吃隔壁那家的糕点吗?喜欢吃就去买!”

    宇文棠开心的笑道,“嗯,我记得哥哥喜欢吃红豆口味的,一会儿我给哥哥也买一份!”

    南牧笙闻言半遮的面纱下唇角微微勾起,想要说什么时棠儿已经跑出了屋子。

    这一个月内,南乔表面平静,其实早已心急如焚,哥哥失踪全无半点踪迹,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样。

    她时常安慰自己,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希望哥哥在逃回南晋的路上,说不准过些日子就能传来南晋太子回国的消息了。

    寻不到南牧笙的下落,皇宫里的宇文墨,却是再也坐不住了,一向勤勉的他,御书房的桌子上已经堆了不少还没审批的奏折。

    安公公小心翼翼的上好茶点,“皇上,您...”

    话还没说完,宇文墨袖子一扫,直接将安公公手中的茶盏打碎,闻声,整个御书房伺候的太监纷纷跪下,伏在地上不敢吭声。

    “还没找到吗?”

    安公公低着头回道,“奴才派出去的人还没查出来,不过,一个月前与清灵谷侍卫交手之人查出来了,是...”

    “是什么?”宇文墨语气加重,明显不悦。

    “是...依附凤家的刺客,凤文山如今被关在天牢里,能调动那些刺客的只有皇后娘娘!”安公公好不容易才将这番话说完。

    宇文墨一拍龙案,“凤九仪好大的胆子,竟敢派人..,她又是如何得知凤凰他们的下落?”

    “奴才这次还打探到,似乎从去年下半年开始,凤家就在搜寻小殿下的下落,只是这次竟连累了...”安公公一时找不到合适的词形容南牧笙,只能支支吾吾的掩盖了过去。

    宇文墨正要去凤金宫,外面就有人来报,说是八百里加急。

    “传!”最终宇文墨坐会龙椅上,威严的吐出一个字来。

    很快,那报信的官员行了跪拜礼后,便将信函呈上。

    “皇上,盂县官员传来消息,说...南晋开战了!”

    南晋开战,意味着南牧笙并未回到南晋,那他消失的这些天去了哪里?一想到这里,宇文墨手中的信函被他捏皱。

    当夜,凤金宫内突逢大变,宇文墨一耳光将前来接驾的皇后扇倒在地。

    “皇上,臣妾不知所犯何罪?”凤九仪捂着被打肿的脸,双眼泪汪汪的望着他。

    “你不知?若不是你派人去清灵谷,凤凰他何至于下落不明!”宇文墨一想到这事便控制不住发怒,“你说,你是如何找到那个地方的?”

    皇后从未见他发这么大的火,这还是第一次,不过此事就算刀架在脖子上,她也不能轻易承认,否则不仅自己后位难保,还会惹来杀身之祸。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冤枉啊!”

    宇文墨眸色冷绝,“好,既然你说冤枉,朕便让你当面对质!”

    ——

    蒲柳县的满春楼里,宇文棠出门玩了一天了还未见回来,南牧笙有些暗自着急,于是决定亲自去找,刚下楼,便有跑堂的送了一盒子给他,打开一看,是一只几岁小孩的布鞋。

    见到这只熟悉的布鞋时,南牧笙愣住了,“怎么回事?”

    不等他问完,那跑堂的便溜了。

    看到盒子里还有一张纸,南牧笙眉色一凝,急急忙忙的赶了出去。

    平静的湖泊上,映照着万家灯火通明的景象,水中的波纹滚荡,似乎要将星星点点的无数亮光卷在一起,然后拍打在船上。

    船上清冷孤傲的琴音相伴,融入进寥寥的夜色里。

    南牧笙一身月白色衣裙,同色轻纱蒙面,一双灼灼桃花眼媚态万千,神秘且带着致命的魅惑,隐隐中却暗含一丝杀气!

    指尖流动的琴音弹到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停了下来,他轻蔑的开口道,

    “卢大人,你好歹是朝廷官员,用这种手段邀请我来似乎不太好,万一让人知道了,坏了你的官声...”南牧笙恰到好处的欲言又止。

    小眼到处乱瞅的中年男子一脸痴笑,“笙笙,如果你肯乖乖见我,我又何须如此,要见你一面可真难。”

    卢县令早就垂涎‘笙笙’已久,明面上不敢直抢,只能暗地里用这下下作的手段。

    南牧笙也不跟他多废话,直接问道,“我妹妹呢?卢大人把她藏哪儿了?”

    话未落音,南牧笙的手便被人握住,卢县令一脸色眯眯的模样,手不住的在南牧笙手上打着圈,

    “笙笙,只要你陪我共度一夜良宵,本官保证你妹妹没事,而且,本官还会格外关照你,以后在蒲柳县这个地方,没人敢欺负你!”

    南牧笙并未收回手,只是斜眼看了他一眼,“好说,现在可以告诉我妹妹的下落了?”

    见‘笙笙’这么爽快,卢县令事先准备好了酒,“来,咱们喝一杯!”

    南牧笙看着桌上那杯酒,端起酒杯闻了闻,见卢县令喝下,他冷笑一声。

    “这酒里...大人可加了东西?”

    “我这不是怕你反悔吗?”卢县令一脸奸笑。

    “大人喝醉了,就不怕一会儿栽进湖里吗?”南牧笙冷笑一声。

    “我是男人,这酒男人喝了大补,不会醉...而女人喝了嘛...”意思不言而喻。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见卢县令并未‘有事’,南牧笙才解下面上的轻纱,露出那张倾城绝色的容颜来,端着杯中酒,一饮而尽。

    “大人,这酒也喝了,该告诉我妹妹下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