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 亲爱的患者大人 > 48章 款冬似你
    在和严铮谈过之后,方淼所有的心结都彻底解开了。

    第二天下午,她和苏宁约在律所谈案子。

    这次见面,苏宁面色憔悴不少,多半是熬了长夜,见此,方淼已没有多意外。

    “这么快就又约我,是想清楚了?”她交叠双腿而坐,看起来丝毫没有被疲惫所影响。

    “想清楚什么?”方淼故作无知。

    苏宁盯着她看:“拒绝委托。”

    闻言,方淼摸了摸眉骨,笑容逐渐消失在嘴边:“人是你杀的,因为知道自己逃不过,所以才三番两次的提出这种要求吧。”

    “这是我的事,正义的律师要为蓄意杀人的罪犯辩护,说出去,不觉得难堪吗?”她的理由很生硬,态度却执着的很。

    方淼不以为然,“法律没有规定罪犯就不允许请律师,而我又怎么会受到外界人的鄙视,再说是你母亲找到的我,我们签了协议书,假如此时我退出这个案子,才是真正意义上,被人所看不起的毁约行为。”

    相较之下,还是她的理由更充足一些。

    苏宁看她的眼神越发的怪,似是惊异。

    静谧在接待室里持续了一分钟左右,终于被方淼进入正题的问话打断:“能和我说说,你们家和周宇的关系吗?”

    话音未落,她清楚辨识到苏宁的身体狠狠一颤,看着自己的眼中近乎无神。

    方淼也不多说她是如何得知的,只是静静地等待对方的答案。

    苏宁缓了一阵,开口时换了一种亲和的口气,很难得:“周宇是一名出租车司机,六年前我妈怀了第二胎,在路边等车时,被一辆开过来的车擦到了肚子,车主只是趴在车窗看了一眼,一转眼又加速开走了。”

    所谓人情冷暖,莫过如此。

    “我妈自己没事,可是她是一名临近生产的孕妇,她当时身边没有一个人,那种情况很危险,周宇刚好出现了,是他及时送我妈去了医院。”苏宁声音平静,如同在讲一个故事:“后来,我们之间一直有联系,他是个……好人。”

    这回轮到方淼发愣了,这背后的故事意想不到的暖心。

    从事律师这个职业后,她见过了无数黑暗的人心,偶然的温情也仅限于至亲之间,而这一次难得一遇的滴水之恩,是来自陌生人的关怀。

    想想就觉得庆幸,庆幸她发现,原来人性也是有对立面的。

    思索后,方淼确定性问:“你杀害孙威就是这个原因?”

    苏宁脸色一变,狠厉下来:“我不是什么卫道者,我也很自私,而那个人就不应该活着。”

    听到这,方淼揉揉额头,起身:“我知道了,今天的谈话就到这吧,案子我会负责到底,下周一还是这个时间,我要重新核对证词。”

    话毕,她向门口走去。

    “方律师!”身后传来一道突兀的声音,苏宁也站了起来,音调高出一阶。

    方淼停住,没回头,没回应。

    “……谢谢你。”听得出来她很诚恳。

    他开门走出,没有留下一句话。

    她是同情苏宁,可经过了这段时间的考虑,依旧不能认同她冲动不顾一切的做法。

    ——

    鉴于苏宁还没有被确立为凶手立案调查,方淼的工作还算轻松,在茶水间里喝个咖啡,看看新闻,有些小滋润。

    “淼淼,你就不担心吗?”孟朝歌倚着窗沿,阳光下,眼睛眯成一条缝。

    “担心什么?”

    孟朝歌睁眼,有些泄气地看她:“估计再有半个多月指纹比对结果就出来了,难道你不应该尽早带苏宁去自首吗?”

    方淼停下在屏幕上滑动的手指,沉默一瞬,“我昨天去医院查了周宇的情况,医生说最近他很不稳定。”

    植物人,很难活下来。

    或许,这也是迫使苏宁动手的原因之一。

    她点到为止的一句话,孟朝歌已然明白,片刻后又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淼淼,你有没有发现,苏宁和周宇之间有点不太一样?”

    她的话倒是提醒了方淼,在和苏宁谈话时,特别是提到周宇时,尽管她面色平静,可眼里转瞬即逝的一丝温柔并没能逃过她的眼睛。

    “你说,他们俩……”孟朝歌捧着纸杯,自言自语地揣测起来。

    方淼思考着,缓缓起身,下了结论:“原来是另有好感。”

    ——

    和苏宁谈过之后,方淼心情也好了不少,下班前和严铮通过电话,主要谈晚饭问题,口头列了菜单,她自告奋勇去买菜。

    自从有了大厨之后,她很少出入超市,这次一去淘了不少吃的回来。

    到家后,方淼在玄关处把大包小包放下来,弯身换鞋的功夫,就见一道人影从头顶罩过来,她反应不及,旁边的两个袋子已经被严铮提在手里。

    方淼三两下换好拖鞋,抱着胳膊,上下打量系着围裙的他,虽不是第一次看到,也还是憋不住笑:“电话里你不是说,今天会晚点回来吗,怎么比我还早?”她试着转换关注点。

    “约定的病人临时取消了。”严铮一面回答,一面提着东西进厨房。

    她跟在后边“唔”了声。

    其实每天下班后的生活都差不多,却怎么都过不腻似的。

    嗯……的确有种平常夫妻的即视感。

    ——

    书房是两人共用的,洗完碗筷后,方淼悄咪咪上楼。

    房门虚掩着,她趴在门缝视线刷刷地往里边扫。

    室内两旁立着大书架,中间摆着方正的书桌,严铮低着头,手翻一本医书,书封有些熟悉,是方淼一年前买来解闷的。

    他没有打领带,白衬衫纽扣解开两颗,领口松松垮垮,露出欣长的脖颈以及……性感的锁骨。

    目睹这一幕,方淼扣着墙壁的手一点点用力泛白,喉咙滚动,很不单纯的吞了口唾沫。

    书房内,严铮又翻一页,看了好半天,终于不疾不徐地抬头,目光直达门口偷吃自己男色的某人。

    方淼来不及躲闪,被抓个正着,垂死挣扎一般闪身躲到门口,重力一击,原本虚掩的门“砰”的一声重重关上。

    无形之中给这波偷窥的操作再加一千分!

    脑袋里紧绷的弦随之“咔嚓”断掉,方淼僵硬地贴在门板后,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大写着欲哭无泪四字。

    真的是……彻底没救了……

    严铮直视紧闭的房门,指尖无意识地拨弄着书籍页脚,嘴角微挑,勾出妖冶的笑容,他少有的骄傲,这一刻全然被这股情绪包围。

    此刻书房外——

    “真是……有什么好躲的,要大摇大摆地进去才对啊,就说是来找书,没错,就是这样!”方淼给自己找借口,尽管很卖力的自我催眠,老脸还是控制不住地发红。

    偌大的复式公寓里被一种叫尴尬的气氛笼罩,到底还是某人若无其事地先迈出那一步。

    方淼很礼貌地先敲门,双手背后,耳朵贴在门上,身形僵硬。

    严铮极度配合她的演出,开门放人进来。

    “嗨!”她竖起手打招呼,笑的夸张,眼珠还很不老实地乱转,把书房梭巡一通。

    严铮微微颔首,不忍心戳穿她如此卖力的表演,“你来书房有事?”

    方淼忙摆手,下一刻又点头,念念有词:“我忽然想起来,民事法律那一块我有点忘了,来找书温习温习。”说话间,她已经走到书架旁,很仔细地翻找。

    “用我帮忙吗?”

    “不用不用。”她拒绝得快,头都不敢回一下。

    原谅严铮很不厚道的笑了……

    夏夜的蝉鸣声仿佛永远不会停歇,绵长悠远的传进耳朵里,给人以耳鸣的错觉。

    两人谁也不开口打破这份平静,各自坐在椅子上,除了不时翻书的声音以外,书房里寂然无声。

    似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方淼有些忍不下去,稍微活动下发疼的脖颈,这一动,眼睛就不听使唤地往旁边瞥。

    原是想偷看一眼,却直接闯进他幽深的眸子里,就如同深海里泛起的波光,清明夺目,而那一眼堪与日月争光辉。

    蝉鸣声远去,那些扰人心弦的声响都在一刹那间不复存在。

    她坐在原处呆了呆。

    他唇角有清浅的笑意,不给人压力。

    做出如此赤裸裸的花痴行为,方淼本来应尽快抽身逃走。

    但是,并没有。

    她移开膝盖上的书,向他走近,找话题:“我这里只有这一本中医书籍,还是些基础内容,你居然还能看这么久?”

    严铮狭长的眼角带着几分戏谑之意回视她,“你看的那本不也是民法基础内容吗?”

    嗯哼?是心虚吗,总觉得帅医生话里有话……

    “咳咳,我那叫温习!”她重点强调后两个字,低头一眼留意到书页正面的中药配图,这书虽是她买的,却只看了一半,自然算不上多了解。

    方淼指着图片问:“这是什么?长得这么怪。”

    严铮笑着回答她:“叫款冬花。”

    “这就是款冬花?”

    “嗯,难道你之前还见过别的?”

    方淼挠挠后脑勺,颇显无知:“这就触及到我的知识盲区了,之前就是听人说过,我以为起码是花状的,没想到……”

    “中药里名字好听的不少,可当你真正看到的时候,一定会很失望的,比如,苁蓉、豆蔻、苍术、半夏……”严铮一一细数,在这逐渐深入的夜里,声音涓涓如高山流水。

    方淼倾身趴在桌上,换个姿势细细看着他,觉得眼前人就是那种360度无死角的帅哥,特别是眉眼柔和得像是今晚的月色,带着些许暖意摄入心底。

    他还在继续说,她却一个字都听不下去。

    暖风从窗口吹入,曾经怎么捂不热的心,好像也在悄然间翻起变化,而长夜漫漫,就如漫长难测的人生,她——太需要一点光了。

    “就像你。”

    “嗯?”突兀的三个字令方淼回神,不知所以地看严铮,梅花鹿般的眼睛忽闪忽闪。

    被她这么看着,心,恍然被什么东西不轻不重地敲了一下。

    一瞬间的失神后,严铮克己一笑:“一月二十六日,凡是受到款冬花祝福而生的人,都将爱好公正与正义,因为她们有自己的判断,并会严格遵守。”

    “所以,像你!”他的声音拥有让人怀孕的魔力。

    方淼心念一动,看着他居然一句话都说不出。

    今夜没有大雨,可他们的心境却如大风过境,久久难平。

    若有似无的柔情蜜意交汇在两人眼中,橘色的灯光从头顶笼罩下来,流淌过眸底,蔓延至无边的夜色中。

    像你,所以更要守护你,以这样说不清道不明的身份,只待水到渠成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