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 凤求凰之引卿为妻 > 57、中招
    那一抹银光会移动,并且速度特别快。只见荷叶之间小船乱成一团,有人在惊叫,有的掉进水里噗通噗通的。

    孟乘枫站起身,迅速的吩咐他们后撤,燃灯。只有后面的这几艘船听从命令,前面那几艘船却根本来不及了。

    姚婴迅速的晃动手腕,一直在半空盘旋急躁的金隼终于得到指令,俯冲下来,就朝着那一抹乱窜的银光冲了过去。

    尽管没看清那一抹银光是什么,可有了在武灵的经验,姚婴差不多已经知道是什么了。那怪物毒性太强,怨气极大,赤蛇攻击过后直至今日都没怎么缓过来,更何况才跟了她没多久的金隼。

    它又是个暴脾气,必然会不顾一切,姚婴强硬的控制它不许直面攻击,要将那怪物吸引过去,不让它去攻击人。

    金隼在荷田上乱飞尖叫,硕大的翅膀扑腾的荷叶莲蓬都倒了下去。

    那一抹银光似乎也很忌惮金隼,迅速的入水,尽管在水下,但那一片水都是发亮的。

    它在迅速的游动,似乎在躲避金隼,被追赶,朝着这边游了过来。

    即便这边船在撤退,但也不及它的速度快。

    几乎只是眨眼间,它就到了近前,明明是在船侧窜过去,谁想到那东西一下子就跳了起来。

    出水之后银光大作,一时间刺得人眼睛都睁不开,就见它朝着船上的人飞了过来。

    姚婴自是不怕,尽管毒性强烈,但她不认为自己会拼不过。

    却不想孟乘枫忽然出手,小小的船上他一手扯过姚婴,另一手去阻那窜上来的不明之物。

    那东西碰到了他的手,孟乘枫就觉得手上一凉,也不知怎么的,他腿也在同时软了下来,直接朝后栽了下去。

    姚婴被他扯得也一屁股坐在了船上,小船剧烈摇晃,孟乘枫倒在了她腿上。

    那银光源头也掉在船上,之后又窜起来,再次奔着俩人而来。

    船头船尾撑船的人放下船篙就要冲过去,姚婴却速度更快的推开孟乘枫挡在他面前。

    那一团银光直接撞到了她怀中,金隼在她头顶尖叫,她抱住那个东西便不撒手,死死的捏住。

    这个东西并没有多大,在她手里剧烈挣扎,她死死捏住,空出一只手拽出腰间的一个扁扁的荷包。

    手快的从荷包里抽出一根一指长的针来,对准了捏在手中挣扎的怪物心口扎了下去。

    长针粗长,瞬间将那怪物扎了个对穿,之后它就不动了。

    松开手,自己的手上衣服上都是银光,像是一种粉状物,粘在手上几分刺痛,好像在往肉里头钻。

    姚婴看了看自己的手,猛地想到了孟乘枫,转身看向他,他还是清醒的,靠着船舷,始终在看着她,可却说不出话来了。

    抓住他那只手,抽出自己的腰带,迅速的缠在了孟乘枫的臂弯以下。

    卷起他的衣袖,他的手和小臂都变成了黑色的,后面的小船一团乱,但已燃起了火把。

    “快,赶紧离开这儿。”捏住他的手臂用力挤压,姚婴一边喊道。

    此时撑船的人才反应过来,迅速的回到船头船尾自己的位置,执起船篙,穿过乱糟糟的荷田离开此地。

    金隼落在了船上,一直冲着那个已死的东西尖叫,它已失去了光亮,成了黑乎乎黏糊糊的一滩。

    而之前粘在姚婴手上衣服上的亮光也消失了,它们脱离了那怪物的身体,好像也存活不了多久。

    挤压孟乘枫的手臂,他手背上一大块紫黑特别明显。通过挤压,一些粘糊糊的东西从那个地方流了出来。

    小船迅速的在荷田之中穿梭,终于,荷叶不再那么浓密,不远处也出现了亮光。

    那是一座很大的岛,没了浓密荷叶的阻挡,小船的速度更快了。

    撑篙的人使出了浑身的劲儿,很快的,便抵达了码头。

    码头上有人,这边撑船的护卫和他们喊话,迅速的有人跳下来,把孟乘枫抬了起来,跳到了码头上。

    姚婴也借着某个护卫的力量上了码头,脚踏实地,她这心里才安稳了下来。

    也根本顾不上看这里的风景,跟着前头的人快走,他们抬着孟乘枫,简直就像飞一样。

    顺着高高的台阶一直爬到了位于高处的一栋小楼,灯火通明,清新雅致。

    跨过门槛,那边孟乘枫已经被放到了横榻上,他脸色很不好,那只手臂紫黑的,还有黑乎乎的东西顺着他的手背往下流。

    姚婴快步过去蹲在他身边,抓住他的手继续挤压,同时扭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人,“给我找糯米,越多越好。”

    “这、、、公子,是不是把方大夫找来?”护卫站在一边几分踌躇,这是原本在岛上的护卫,他们根本不认识姚婴是谁。

    孟乘枫皱起眉头,脸色青白,看了一眼蹲在自己身侧满头都是汗的姚婴,“听她的。”

    “是。”护卫领命,便立即离开了。

    她不间断的挤压,其实她自己的手也是紫黑色的,却也只限于双手而已。

    黑乎乎黏糊糊的东西顺着他的手背流到了地板上,散发出一股奇异的气味儿,腥臭不可闻。

    “你的手、、、”孟乘枫始终看着她,她满头都是汗,顺着她鼻梁往下滑。

    “我没事。”姚婴看了他一眼,能说话,就证明情况还好。

    因为腰带隔着衣袖捆绑了他的臂弯,也看不清臂弯上方是什么情况,姚婴直接拽开他的衣领看了看他的锁骨处,皮肤颜色没变,便说明那些东西并没有朝上蔓延。

    很快的,护卫提着半袋子糯米进来了,姚婴又要了花雕和纱布。

    将糯米倒出,和以花雕,之后把孟乘枫的手臂平摊在横榻边缘。抓起和了花雕的糯米覆在他的手臂上。

    “这是做什么?”孟乘枫虽是还没力气,这条手臂也疼痛难忍,但好歹舌头已经不麻木了。

    “拔毒。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害你的。”一边将糯米均匀的敷在他手臂上,姚婴一边说道。她满头都是汗,这一溜台阶爬上来,她腿肚子都在抽筋。

    “好。”孟乘枫看着她,露出些许笑意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