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 盛宠之将门嫡妃 > 16.今日宜吃素
    凌云院中的石桌上,放了一个竹笼,里面两只肥美的野兔,毛色浅灰,眼睛红红。

    “小姨,兔子?”叶尘小脸兴奋地指着兔子问叶翎,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很喜欢的样子。

    叶翎点头,抱着叶尘走近,就听叶尘再问:“小姨,兔子是什么呢?”

    叶翎思考一瞬,认真作答:“是好吃的。”可爱的兔兔会变成一盘菜,先让宝宝做个心理准备吧。

    旁边的雪晴和雪莺听到叶翎对两岁的小娃说活蹦乱跳的兔子是好吃的东西,嘴角抽搐不止,觉得好残忍。

    “王妃,这个……要吃啊?”雪晴眼神往四周瞟,从天而降的兔子已经够吓人了,叶翎竟然还要把它们炖了?

    “嗯,雪莺你带着宝宝回屋去玩。”叶翎把叶尘交给雪莺,然后对雪晴说,“你出府一趟,到药铺看看,帮我寻一样东西回来。再去找些炖肉用的香料,一并拿过来。”

    雪晴默默记下叶翎的要求,就出府去了。

    叶翎把野兔笼子提到小厨房,举起菜刀,暗骂一句:“死变态,竟然还要我自己杀!”

    两只兔子被叶翎剥去皮毛,挖掉内脏,处理得干干净净。雪晴去而复返,正好看到叶翎手起刀落,可怜的兔子“尸首分离”!

    叶翎把兔头放在一个碗里,自言自语,略带遗憾:“才两个头,都不够做一次的……”

    听到动静,叶翎回头,温柔浅笑:“你回来了,找到了吗?”

    雪晴默默地瞅了一眼剥得完完整整,带着血放在一边的兔皮,弱弱地问了一句:“二小姐,是你吗?”

    原主爱干净,胆子小,曾养过一只雪白的小兔子。兔子后来死了,原主伤心哭泣,亲自给埋了。而现在,叶翎觉得两个兔子的头,不够吃……

    “其实我是云尧。”叶翎声音变粗,幽幽地说。

    雪晴脸色一白,手里的东西应声落地。

    叶翎唇角微勾:“开个玩笑,把东西放下,你先去歇着。”

    等雪晴出去,叶翎查看她带回的东西,辣椒还真从药铺找到了,干的,闻了闻,有辛香味。其他炖肉香料,也找了一些。

    叶翎中途回房一次,让雪晴和雪莺照顾叶尘吃晚饭,而她继续给某人制作宵夜。

    南宫珩一来,就闻到了浓郁的香气,进门直奔灶台:“不是炖的?”

    叶翎偏头,轻轻打了个喷嚏,把锅拿下来,香辣兔肉麻利地倒入旁边干净的瓷盘中,满满一大盘。

    南宫珩眼睛一亮:“你加了何物?好特别的辛香!”

    “鬼兄,昨日给的是什么毒?解药呢?”叶翎趁机问。

    “迷魂香!解药等着吧。”南宫珩说着,抄起一双筷子,夹了一块炒得金黄的兔肉,送入口中。

    很烫,他轻轻呼了一口气,辣味上来,直冲味蕾,有点刺激,但香得停不下来。

    “小叶子,你这兔子做得不错啊!”南宫珩夸了一句,筷子不停,吃得不亦乐乎,眨眼功夫半盘下肚。

    “小叶子是什么鬼?”叶翎蹙眉。

    “不然叫你小兔子?”南宫珩看着叶翎,来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调侃,话落自觉尴尬,轻咳两声,端起剩下的半盘肉就要走。

    “等一等。”叶翎从旁边小锅里,捞起两个麻辣兔头,装在另外一个盘子里,递给南宫珩,“还有这个。”

    “小叶子你好凶残,竟然连兔头都不放过!”南宫珩吓了一跳,“这东西也没肉,能吃吗?”

    “精华所在。”叶翎认真地跟南宫珩讲解了一下吃兔头的n个步骤,说得南宫珩都愣了。

    南宫珩带着麻辣兔头和香辣兔肉回到了别院。

    “怎么才回来?我好饿。”风不易专门在等。

    最后俩人把兔肉和兔头全都吃得精光,风不易辣得额头冒汗,边吃边哈气,就是停不下来。

    “这里面加了一种药材,可温中散寒,冬季食用最佳。”作为神医,风不易做了专业点评。

    南宫珩对辣椒的接受程度很高,吃完胃里热腾腾的,齿颊留香,意犹未尽,尤其是兔头,还想再来十个八个。

    “阿珩,你在南楚很久了,该回家了吧?”风不易问。

    南宫珩摇头:“急什么?下个月再说。”

    “你当云尧的替身已经结束,别让你自己的替身暴露了,会很麻烦。”风不易提醒。

    “那你怎么还不走?”南宫珩反问。

    风不易看了一眼面前吃剩的骨头,一本正经:“急什么?下个月再说。”

    第二天,叶翎再进厨房,盘子回来了,附赠迷魂香的解药,她还算满意。

    昨日叶翎专门给叶尘炖了一只不辣的兔腿,叶尘晚饭吃了一半。这天一早叶尘又说想娘了,叶翎决定,不等半个月了,今天就去胧月庵!

    于是,吃过早饭,叶翎让雪晴拿了新鲜的排骨过来,在小厨房忙活起来。

    叶缨点的,糖醋排骨,少糖多醋。

    香味四溢,叶翎看着成色,微微点头,成功了。转身去拿盘子,差点撞到某人胸口,吓了一跳!

    “鬼兄,你怎么阴魂不散?”叶翎无语。

    “大清早就做排骨,吃了容易长胖,我帮你解决。”南宫珩说着,伸手要去端锅。

    叶翎的筷子夹住了南宫珩的手指,速度奇快,角度精准,让他有些意外。

    “这不是给你的,说好的我只管宵夜。”叶翎正色。

    “不是给我的?那是给谁的?”南宫珩轻哼了一声。

    “我姐。”叶翎回了两个字。

    “你要去胧月庵?”南宫珩眼眸微闪。

    “嗯。”叶翎点头。

    “不准去!”南宫珩脱口而出。叶翎去了,见到叶缨,得知紫雪凝露的事,他的宵夜就没了。当初说好的,宵夜的交易止于叶翎得药。

    “鬼兄,你管得太宽了吧?”叶翎蹙眉。

    “为什么非要今天去?”南宫珩询问原因。

    “宝宝想娘了。”叶翎说。

    “哄一哄。”南宫珩说。

    “你又是为什么不想让我今天去?”叶翎觉得莫名其妙。

    南宫珩心中一动,煞有介事地说:“你一点医毒都不懂,就知道拿药材炒兔子,这样很危险的知道吗?”

    “嗯,所以呢?”叶翎反问。

    “我认识神医风不易,你要不要拜他为师?”南宫珩随口来了这么一句。

    神医风不易,少年天才,医毒双绝。原主记忆中有这个人的传说。

    “必须今天?”叶翎觉得南宫珩就是为了阻拦她去胧月庵,才提起的风不易。

    “当然了!你以为神医那么闲,天天都在楚京等着你吗?机不可失时不再来,给你时间考虑!三二一,没有拒绝,明智的选择!好了,我去安排,你在家里等着!”南宫珩话落,长臂绕过叶翎的肩膀,端走叶翎身后还没出锅的排骨,跑了……

    叶翎认真思考了一下,如果真能拜神医风不易为师,她当然是求之不得。

    走出小厨房,叶翎默默地看了一眼月阑山的方向:大姐,今日宜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