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格党 > > 许你余笙静安好 > 一百八十八章:凉父的改变
    楚君卿也是很无奈,“外套口袋又不是裤子口袋,你不必这么避讳吧。”

    凉静想想倒也是,一手将楚君卿的外套往外拉了拉,一手从口袋里拿门禁卡,还没拿出来,就听见身后传来轻咳,“呦,静静你这是在干什么呢?看你这模样怀孕了吧,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还不知道些礼数?这君卿可是你妹夫,这样拉拉扯扯的像什么样子。”

    凉静轻笑了一声,抽出了门禁卡开了楼道门,“小妈,从妹夫的外套口袋里拿下门禁卡与礼数无关吧,按你这么说,楚君卿还是我男朋友的时候,凉嫒所做的怕是不止拉拉扯扯了吧,这又算是什么礼数,您可不能这么双标啊。”

    小妈脸色顿时黑了,这凉静自从和那个顾余笙在一起之后,嘴皮子是越来越厉害,也不知是跟那顾余笙学的,还是过去她都是在忍着,如今把an和凉家都拿去了,才露出真面目来,“静静,这就是你对长辈说话的态度?”

    “小妈,还是别在我面前摆长辈姿态了,过去有些事情我不与爸爸说,是图个家和万事兴,若你总和我不对付,我将有些事都说了,你说爸爸是维护我这个女儿还是你这个……什么名分都没有的女人?”凉静觉得自己当起坏人来也是一点都不含糊,这话说的颇有反派的架势。

    楚萌萌到底是个小娃娃刚才玩了一会累了,如今趴在自己爸爸身上已经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楚君卿看向小妈的眼神不大友善,却是下意识的压低了声音,“小妈,你别忘了我跟你说过的话。”

    小妈这个丈母娘,在自己的女婿面前,却是瞬间怂了,话是不敢说了,脸色却是难看的要命,看都不看凉静一眼,直接进去了。楚君卿倒是淡定的很,用背抵着门,示意凉静进去,凉静往里走的同时,思考着一个问题,楚君卿怎么喊得是小妈?

    按理说结婚之后就该跟凉嫒改口的,而且之前听楚君卿喊得是妈呀,怎么忽然又跟自己一样喊起小妈了,弄得像自己跟他是一家子似的。

    凉静进屋时,就听凉嫒在跟小妈说话,觉得自己这运气也是不大好,听楚君卿的意思,估计也是好久来一次,怎么每次自己都能碰上的这么齐全呢?凉父本是在书房的,似乎是听到了外面的动静,开门出来,见到凉静倒是愣了一下,“怎么忽然过来,也不说一声,好去门口接你啊。”

    “在前面准备打电话给你的,正好遇上楚君卿带着萌萌。”凉静自然注意到凉嫒看自己的眼神,恨不得把自己扒皮抽筋吃掉的模样,她以为自己现在还会稀罕楚君卿不成?好像除了对顾余笙,自己拿不起放不下的,而对其他人感情上,自己还是完全可以做到快刀斩乱麻的。

    楚君卿将手上拎着的东西放到了桌上,“爸,这是凉静给你买的东西。”

    “来就来拎这些有的没的做什么。”凉父见楚萌萌睡着了,倒是放轻了声音,“君卿啊,把萌萌抱到客房让她睡会,玩到现在也该累了。”

    楚君卿应了一声,抱着孩子就上楼了,凉父转头见小妈和凉嫒站在那一动不动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站这做什么,赵莹去准备午饭,多做些菜,静静中午在这吃饭。”

    “不了吧。”凉静如今可不大敢吃小妈做的东西,她对自己的怨气深得很,虽然说饭菜都是大家一起吃的,但是自己作为孕妇忌口可是要多得多。“我就过来看看你,等会就回去。”

    “急什么,这都快十一点了,总不能到了饭点就走吧。”凉父整天在后花园和一群大叔老头下棋聊天的,倒是儿女心越发重了,看到孩子回来看自己就欣喜的不得了。

    “小妈,我帮你吧。”楚君卿正好从楼上下来,便接了句话,“小嫒,萌萌睡着呢,你稍微看着些。”

    “我帮妈就好了。”凉嫒倒是不大愿意坐那看孩子,“萌萌你看着吧。”

    “你会做菜?”楚君卿瞥了凉嫒一眼,“到时候还不是要小妈自己做。”

    凉嫒见凉父也看了过来,哦了一声,气呼呼的上楼了,楚君卿笑了笑,“爸你和凉静聊天去吧,小妈这里我来帮忙就好。”

    凉静最终也没说什么,算是默认了留下来吃饭,虽然自己对楚君卿无感,但她还是相信楚君卿是不会害自己的,他只是在利益与自己之间选了利益,自始至终却没有害自己的心。

    在书房坐下,凉父忽然说了句等会,就出去了,没几分钟端了杯清茶一杯牛奶回来,“多喝点牛奶,你这脸色怎么这么差,还是那么瘦。”

    “你们怎么都爱说这事,从小到大我就没胖过你又不是不知道。”凉静捧着牛奶,莫名的眼眶就酸了,虽然之前自己一直觉得,凉父这份迟来的爱自己已经不需要了,可如今在打算离开时,却又觉得这份亲情对自己而言难能可贵,说到底父女之间能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怨,自己终究是能接受凉父这份关爱了。

    “怎么了?”凉父自然是察觉到了凉静的情绪变化,也看到了她眼眶红了起来,“是不是受了什么委屈啊?”

    “没有……”凉静话一出口,却是发现声音都带了些颤抖,“还不是你忽然这么关心我,弄得我都有些不习惯了。”

    “你这丫头……”这话说的凉父倒也有几分尴尬,自己对凉静的确是关心的太少,“是不是还怨我?”

    凉静摇了摇头,“之前有点,可现在不会了,可能……是养儿方知父母恩吧,虽然孩子还没有出生,但我却好像能够理解做父母的心了,因为妈妈的事情,所以你冷落我,的确是很不负责任,但比起有些孩子,我已经要幸运的多,从小衣食无忧接受最好的教育,大三结束就接手设计部,虽然辛苦但也学到了很多东西,这样想也挺好。”

    凉父抬手揉了揉凉静的脑袋,“不怨就好,这些日子,闲习惯了,每天和小区里的人话家常,听着他们说自己孩子的事情,我就特别遗憾,那会太忙,错过了你和小嫒的成长,尤其是你,他们问起我孩子的事情,我都觉得心虚,让我想你小时候的事情,竟然都不记得几件,我就怕你会怨我……还好我家闺女和她妈妈一般善解人意。”

    凉静忍不住笑了起来,过去的凉父可是从来不会提起凉母啊,最近几次见面,却是经常说起来,看来他心中也把凉母的去世放下了。

    现如今凉静和凉父都不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了,也没什么好聊的,无非就就是问问凉静的身体如何,见凉静脸色虽然有些不好,但却是比以往精神,也是放心了些。吃午饭时,饭桌上倒是安静的很,也就刚睡醒的楚萌萌抓着个毛绒娃娃,一边吃着楚君卿喂到嘴边的东西,一边欢快的叫着。

    凉静吃的向来少,如今怀孕食量也没多到哪去,凉父倒是给她夹了好几次菜,引得小妈和凉嫒都盯着凉静看,这让她着实没胃口在继续吃,她倒是不明白了,这母女俩怎么就那么爱比较,按照凉嫒的逻辑,自己若是也是这种性格,就凉父过去偏爱凉嫒那模样,自己能嫉妒死八百回了。

    凉父如今有午休的习惯,楚君卿下午还要回公司,凉静也要赶在顾余笙打电话之前,自己先开车去jk医院,吃完饭也就散了。楚萌萌一出电梯一溜烟跑了,楚君卿怕出危险赶紧追了上去,一时间就剩下凉嫒和凉静慢悠悠的往门口走。

    凉嫒不大友好的打量了凉静几眼,“an和凉家都被你弄走了,现在还来家里刷什么存在感,怎么就剩下的这点,你还想再分一半走不成!”

    “爸爸还健健康康的,你就开始惦记着分财产了?”凉静瞥了眼凉嫒,“别自己想要的就以为大家都想要。凉嫒你该学聪明些了,出了错别去怪别人,多看看自己身上的毛病,若是你不作,怕是楚君卿对你也就不会那么冷漠。”

    “你装什么好人。”戳到凉嫒痛处,她的脸色又沉了下来,“要不是你,我和他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颠倒是非的能力倒是像极了你妈,别忘了他本来是谁的男朋友,这句话我说没问题,你作为三说这话不大合适吧。”凉静也懒得和凉嫒讨论三观的问题,“别以为我还看得上楚君卿,也就你把他当个宝生怕我转头来抢,要是我还乐意要他,当初就不会放手的那么痛快,包括现在家里还剩的东西,只要你妈不给挥霍光了,几十年后都是你的。”

    凉嫒有些奇怪的打量着凉静,“你今天话怎么多起来了?”

    凉静也觉得奇怪,面对凉嫒自己竟然还能说这么多,本以为这辈子都不会搭理她的,“凉嫒,这二十多年,你对我不真心,可我是一直把你当妹妹看的。”